实用信息

从昔日的几百架到现今的几架几十架 中国战斗机出口如何力挽狂澜

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歼-7出口型战机曾经席卷了第三世界国家低成本轻型战机市场,出口500多架,可谓风光无限。

歼-7出口型能闯出名号,除了长期购买歼-7P/PG系列战机的巴基斯坦空军这个宣传典范之外,其自身定位清晰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当年歼-7M系列赶在80年代中期三代机大量出口前,依靠比米格-21MF更为出色,接近F-5E的空战能力和良好的售后服务分得了当时二代机市场的几乎最后一杯羹。

后期型歼-7PG/MG系列通过引入较为先进的航电设备,又成功挤占了新世纪初第三世界国家最后一批二代机新机市场,在性能与成本上的综合定位很成功。对于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而言,歼-7后期型已经是一种颇为经济实惠的“第二代轻型多用途战斗机”,足以满足其空军的大部分任务。

由于源于米格-21F-13系列简洁的设计,歼-7后期型在维护和使用成本方面明显低于F-4和米格-23,非常适合小国空军日常训练使用,而航程不足的问题对于空域狭小的小国空军而言也完全可以容忍,因此直到2012年歼-7系列还有新机订货,庞大的家族一举奠定了中国军机出口的传统市场。

作为今日中国战斗机出口的典型型号,中巴合作的“枭龙”战机虽然得到了巴基斯坦空军的认可并批量生产装备,但除了巴空军之外,销路并不好。“枭龙”战机的定位特点也导致了目前的出口局面。

无论“枭龙”如何改进,最终在性能上也难以超越美国二手F-16战机的升级型;而在价格上,“枭龙”虽然比二手F-16价格便宜,但也和传统意义的低成本轻型战机拉开了档次,也就是说,“枭龙”的市场定位主要还是第三世界国家中的“高端用户”,例如尼日利亚这种非洲第一大产油国。

战后几十年,战斗机出口市场格局日渐固化,各个用户国家在长期的使用中也形成了一定的装备习惯。中国军机出口未来的走向,无非是分为保住现有的“回头客”和试图挖某些立场不坚定的国外战机边缘用户的“墙角”两大路数;后一种虽然实现难度更大,但一旦实现获利也将不菲。

“枭龙”这种尝试虽然并不十分成功,但我国并不会停止发展高性能出口型战机。性能更先进的歼-10战机如果未来能够进入出口市场,撬动长期固化的三代机市场装备版图并非没有可能,对于部分拉美国家和中东国家来说,歼-10的性价比仍很具吸引力。

回过头来说,“枭龙”的性能指标之所以定成这样,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巴基斯坦空军要对抗装备规模和质量均较高的印度空军。虽然其存在种种问题,但对于巴基斯坦空军来说,印度空军仍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而对于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来说,这么强烈的现实威胁并不存在。这些国家的空军对新一代战机空战性能的需求,无非就是对周边第二代战斗机形成压制。“枭龙”使用的国产KLJ-7火控雷达较强的多目标跟踪能力,即使减半都可以接受,航电系统“过高”的性能对其反而是个负担。

对于这样的小国空军而言,与其研究怎么在空战中压倒F-16,倒不如研究如何在“枭龙”身上多挂几枚炸弹火箭弹之类的更实用一些。当然,一些相对廉价的制导武器,诸如电视制导和半主动激光制导炸弹也是可以搭配出售的,小国空军并非不需要精确制导武器,只是需要更严格的衡量成本。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